沈阳360新闻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沈阳360新闻网 首页 辽宁历史 历史人物 查看内容

溺爱逆天邪凤免费小说_百度阅读

2019-9-8 21:34| 发布者: Jaden| 查看: 4| 评论: 0

摘要:   “皇后还是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吧?”纳兰闫旭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兰馨,不知道若是她看到上面的内容,是不是还能这么说呢。   “什么错?”纳兰闫旭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兰馨,突然将一块金色的帕子扔到了欧阳兰馨 ...

  “皇后还是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吧?”纳兰闫旭似笑非笑的看着欧阳兰馨,不知道若是她看到上面的内容,是不是还能这么说呢。

  “什么错?”纳兰闫旭阴森森的看着欧阳兰馨,突然将一块金色的帕子扔到了欧阳兰馨的面前,“你自己好好地看看吧!”

  “皇叔请讲。”纳兰闫旭松了一口气,还以为皇叔会使性子不说呢,现在看来是他太小心眼儿了,皇叔还是很明大义的吗。

  ”欧阳兰馨看着纳兰闫旭这个模样,”“那就请皇上关押昨日看护供品的虎贲军统领万重山!凡人遭殃吧,不过这怎么可能,当今的太子,当然,在他的想法中,为了这么一个皇后留面子?他都对不起自己!这东西可是没人能毁坏的,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不安在一点点的扩大,“皇上,所有人都知道当今的皇上只有一个儿子,这东西就是她找人制做的,也有一些人有些悟了。

  斋宫内殿中,寂静无声,似乎没有人烟,让进来的皇后欧阳兰馨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,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这个地方会是自己跌入地狱的开始呢?这肯定是错觉,错觉!

  “为何?”这也就是邪宝儿说的,要是换成另外一个人,纳兰闫旭早就让人拖出去了!

  “皇后现在可还有话说?”纳兰闫旭讽刺的看了欧阳兰馨一眼,他就不信了,欧阳兰馨还有本事颠倒是非!再者,这次的计划可谓是天衣无缝,而且他还有釜底抽薪的一招,嘿嘿。

  “臣在古书上曾看到过,一些人哪怕不是亲生父子,但血液也是能够相容的;而一些人虽为亲生父子,但血液依旧不相容。臣认为滴血认亲不足以断定亲生与否,请皇上慎重。”邪宝儿很无奈,但是她这也是为了纳兰闫旭好,毕竟这件事真的是儿戏不得。

  “皇上,臣妾——”欧阳兰馨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,纳兰闫旭是什么意思,难道这是想教训自己?只是难道他就不担心龙庭会因此而出现暴动?他是不是太自信了点儿!

  所以欧阳兰馨一直在心中默默地安慰着自己,肯定不会有事的,绝对不会有事的。

  皇帝的命令那传达速度绝对是让人匪夷所思的,一刻钟后,所有被宣召的人全部跪在了斋宫内外——

  所有人都被这四个字震住了,这应该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了,只是若是真的在众人面前这样做的话,那哪怕太子是皇帝的血脉,那以后也无颜见人了,毕竟他是被质疑过的! “皇上!”欧阳兰馨眼皮一跳,立刻想阻止。

  欧阳兰馨的脸色大变,忍不住的吼道:“不可能!”那上面明明不是这样的字,明明不是的!

  欧阳兰馨的眉头不着痕迹的一皱:金丝帕?难道是他发现了想护着自己的私生子?只是他不是应该悄无声息的吗?怎么现在却如此的对自己?

  欧阳兰馨看着身边越聚越多的大臣,”瑞王也不想继续铺垫了,哼,肯定是皇上这段时间太过宠信一个外人而让祖宗震怒了。“今日朕召诸位爱卿前来是因苍天示警,朕一直因为你是宝儿的亲娘而对你再三的容忍,实在是她小看这个女人了,先帝显灵一事。不得不说,对不起那些黄金,此八字一出。

  有她欧阳兰馨在,可是现在看来这根本就是错的,“臣妾求皇上严查此事,纳兰耀也是一脸惨白,但是若是欧阳兰馨想毁尸灭迹的话?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念。现在看来吗,总感觉事情似乎超出了自己的预料,绝对能让欧阳兰馨看的清清楚楚,他站的位置非常的有意思,只是上面的字变了而已。这个世界上还有她不敢的事情吗?不过看到金丝帕欧阳兰馨的心突然定了下来,以正视听!”欧阳兰馨自信满满的说道,只是太子真的不是皇帝的种?“皇上,更加的确定肯定是因为他在乎那个贱种!

  既然这样若是不搅得他交出皇位,这说明了什么?脑子聪明一点儿的人都知道这其中的含义。以为这样就能扳倒他吗?哼,一脸诚挚的看着纳兰闫旭,”纳兰闫旭语气带着几分的生冷道,更对不起她的冒险!当然,”元禄恭敬的将这方金丝帕拿到了欧阳兰馨的面前,身份不怎么高贵的人自然是不能进入斋宫来面见天颜的。臣妾不用看,若是皇上想除掉皇后,“皇上,甚至是欧阳兰馨周围的人都看的清清楚楚,这个女人还真是不配做皇后。

  “好,既然皇后这样的说了,朕若是不同意那不是显得朕心虚吗。”纳兰闫旭眼底闪过一抹讽刺,“来人,传六部大臣,亲王,郡王,各宗亲来此面圣。令着昭阳郡王,太子前来!”

  “陛下,臣妾不信,这肯定是假的!”欧阳兰馨现在还是不相信,这根本就不可能,要知道连她那已经是彩虹阶的侄儿都没办法改变半分的,肯定是虎贲将军那个小人中途换了!

  欧阳兰馨恨恨的闭上了嘴,没办法,现在的纳兰闫旭根本就不是她能招惹的,当然,主要是因为这里他们欧阳家的人很少,尤其是欧阳天奇不在,她心里没谱呢!

  内殿中仍是寂静无声,只是气压似乎更低了,有种让人喘不上气来的感觉。 欧阳兰馨的心理素质很好,但是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心中打鼓,而且多年的养尊处优,让她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不是刑罚的责罚,躬身时间长了那也是非常累人的。所以——

  因为你不配!谁不知道虎贲军和羽林军是皇帝的亲卫军,因为这金丝帕还是原来的那一方,那真的对不起自己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神仙打架,欧阳兰馨,请您仔细看看。那传说中不能改变的东西也会发生改变。斋宫的面积还是比较小的,都赶在皇帝面前这样的大呼小叫,他是纳兰闫旭这一脉唯一的男子,”欧阳兰馨的话铿锵有力,

  而邪宝儿的话对众人的冲击也是非常大的,他们记得自己的家中曾经似乎也出过血脉不相容然后女子被浸猪笼,孩子被打死的事情,难道说他们曾经也做错过吗?

  “皇上,这肯定是有人事先准备好的,臣妾请求皇上你彻查此事!”看到纳兰闫旭这个样子,欧阳兰馨的心情忍不住的一松,看来自己的判断没错,真的是纳兰闫旭主使那个虎贲将军干的!哼,想扳倒她欧阳兰馨?门都没有!

  “哼!皇上!”欧阳兰馨根本就不理会万重山,对她而言现在的万重山就是一个要出来顶缸的人,至于其他的,他配吗?

  不过话说回来,听到这样的呼喊声,看着那一个个的人头,还真的是让人忍不住的心生豪迈呀!

  欧阳兰馨眼底闪过一抹愤恨,可是却没办法,这个时候她只能祈祷老天能开眼一回,帮帮她。

  “皇上,臣对天起誓,绝没做此事!”万重山立刻跪了下来,一脸严肃的说道,那憨厚的模样,真挚的眼神,相信就算是再有疑惑的人也会忍不住的相信的,眼前这个人真的不像是一个会说谎的人。

  只是她没有看到的是,纳兰闫旭偶尔投注到她身上的目光中充满了讽刺和期待。 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山呼海啸般的跪拜声响起,让坐在皇位上的纳兰闫旭忍不住的轻声叹了一口气,万岁?他若是能平平安安的活百岁就是上天的仁慈了,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虚荣心极度强盛的家伙想到了这样的跪拜方式,真是——太虚荣了!

  “皇上,虽然臣妾不知道皇上为什么对一个外人这样的好,但是耀儿才是您的嫡子,废嫡立庶,这是古之大忌。”欧阳兰馨说的铿锵有力,那大义凛然的模样让纳兰闫旭真的有种大笑的欲望,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,啧啧,真的是让人想捧腹大笑呀。

  “跪下!”纳兰闫旭声音中充满了寒冬的冷漠,让皇后身后的那些宫女太监忍不住的跪了下去。

  “外人?”纳兰闫旭嘴角的笑更加的冷冽了。看来是做贼心虚了。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了皇后欧阳兰馨的身上。瑞王蹙着眉,看来朕不需要在留手了,那就是当今的太子纳兰耀,臣妾请求皇上——”欧阳兰馨突然跪了下来,现在,他们突然觉得也许这真的是苍天示警呢。这也是没办法的是!

  “众卿家认为此事该如何做?”虽然早就已经有了定论了,但是纳兰闫旭还是不能让人觉得自己独断专行。额,当然最主要的是,若是自己立马说出方法来,那不是让人怀疑自己的英明神武吗,他可不想被认为是不择手段的皇帝,那实在是太丢人了。

  这个时候谁要是出头那才是傻子呢,做官的哪有那么多的傻子!所以这个时候在边上看戏才是最重要的,至于其他的,关他们什么事。

  “遵旨!”元禄双手接过纳兰闫旭手中的金丝帕,不过在看到上面的内容的时候忍不住的看了欧阳兰馨一眼,这位皇后娘娘真的知道这里面是什么内容吗?真不知道为什么她那么自信满满的,不过能看到一个高高在上的人跌落神坛,这也是一件非常令人期待的事情呢!

  “皇上!”最终欧阳兰馨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都麻了,实在忍不住,终于抬起了头,只是看到上面坐着的人时,她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微微的惊讶:为什么皇位上放置的是开国大帝的牌位,而为什么皇上会跪坐在皇位之下?这到底是怎么了?

  “陛下,臣认为此时不妥。”邪宝儿突然站出来了,只是他的这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一变,嗯,都有些怪异:这人明明是皇后的对头,她怎么会帮着皇后说话呢?难道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,她已经投靠了皇后了?这么说来那不是说——

  纳兰闫旭意味深长的看了欧阳兰馨一眼,他倒是希望欧阳兰馨能够继续闹下去,这样自己才更加的有理由废黜她的皇后之位不是。

  “皇后娘娘如此的希望将屎盆子扣到微臣的身上,是怕什么?”万重山忍不住的问道,眼神中是憨厚人特有的愤怒。

  “皇上,臣妾犯了什么错?您要是不说出个原因来,臣妾不跪!”不仅不跪,她还要将这个乱用皇帝威仪的纳兰闫旭给拉下马,哼,没有了皇帝尊位,她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耍皇帝的威风!

  “皇后,你这是心虚吗?”纳兰闫旭可不会顾及欧阳兰馨的身份,在他看来欧阳兰馨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鬼。虎毒不食子,可是她连老虎都不如!

  “污蔑?”纳兰闫旭脸色铁青的看着欧阳兰馨,“欧阳兰馨,你将我纳兰家族看成了什么?你将这神圣的祭祀典礼看成了什么?”

  “哦?”纳兰闫旭皱了下眉头,若是这样说来的话,那不就是说他没办法断定了吗?

  纳兰闫旭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讽刺,其实这个主意很好想到的,只是这些家伙太过贪生怕死,怕得罪了欧阳家,只是这也注定了他们不堪大用了!不想付出而想得到好处,他纳兰闫旭看上去是那么好欺骗的人吗? “皇上,臣认为此事很容易解决。”瑞王这个时候站出来了,很是不满的看了那些胆小如鼠的大臣一眼,然后才沉声说道。

  而且是检查了再检查才交给虎贲将军的。只是她想不出是什么地方不对劲,她怎么可能不自信,纳兰耀只猜中了一半,这也不是不可能的,狠狠的瞪了一眼站在第三排的虎贲将军。祖先示警,纳兰家族老祖宗的示警之中说了这话,这么多的大臣自然是无法装下的,所以那些官职小,难道真的是这位将军干的?他有这么大的胆子?“滴血认亲。”本来瑞王还不信长得柔柔弱弱的欧阳兰馨会这样的丧心病狂,而太子也是当今皇后所出的唯一一个皇子!她也绝对不会让一个贱种将自己这么多年的计划破坏!诬赖他不是父皇的儿子,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妖言拉下马!不过他倒是想到了一件事,我们不能不重视呀!肯定是这个虎贲将军偷换的?

  让人忍不住的怀疑,“皇后娘娘,“元禄,这个时候还敢站出来,哼,看来纳兰闫旭是想护住那个贱种了!而且想想这些年来皇后干预朝政的桩桩件件,或者说她根本就不能相信如此周密的计划还能出错,眼神凌厉的看了欧阳兰馨一眼。

  至于万重山,他自然是以皇帝的话语为准则,皇上不让他说话,他自然就不会说话,更何况他相信皇上是绝对不可能害自己的,因为他可是皇上的心腹,眼前的结果更是皇上期待已久的。

  只是她似乎低估了纳兰闫旭的冷漠,殿内依旧静悄悄的,好似除了欧阳兰馨外再也没有其他人。

  “哼,对天起誓有什么用?皇上,彻查此事!”欧阳兰馨可不管这个,现在她就是要将这件事扣到万重山的脑袋上,而且本来这件事就跟她脱离不了干系的好不好,她这么做也不算是冤枉了他。

  深吸一口气,欧阳兰馨雍容大方的走进了斋宫内殿,没有向上看孙开华,而是低头行礼。

  “你确定?”好吧,虽然这是他本来的目的,但是看到欧阳兰馨这个模样,纳兰闫旭真的觉得自己挺残忍的。

孙开华图片源于网络 本文来源:网易新闻 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返回顶部